忻州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撞人逃逸黑吉普把家属拽车上打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9:10:14 编辑:笔名

撞人逃逸黑吉普把家属拽车上打

事发后老董和爱人被送到了医院,因为有严重心脏病,杨大姐当时非常痛苦。市民孙先生供图

两个细节

肇事车撞人前后响着警报肇事司机满身酒气威胁亾

一个疑问

受害人仅报警时留过肇事方怎么知道的呢

7月3日,黑龙江来沈打工的老董夫妇经历了一个黑色的夜晚。

当时,两人正在夜市中逛街,突然驶来的一辆黑色吉普车撞倒了老董爱人,此后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向前开。追上前去讨说法的老董被拽上了车,猛打几拳后扔出车外,满嘴酒气的司机威胁他再追把你也整死,大不了赔你钱呗。

老董说,车里的几个人随后下车用布蒙上了车牌,随后响着警报逃离了现场。

黑色吉普车夜市上撞人后加速要逃

事情虽然已过去了两天,但老董夫妇俩心里仍突突。

42岁的老董和爱人杨大姐从黑龙江来沈打工4年多了,目前住在新民市法哈牛地区。

3日晚6时20分许,夫妻俩吃完晚饭出来遛弯儿,来到位于新民境内的胡台镇农贸市场,也叫胡台夜市,俩人在夜市西侧的一个摊位上挑衣物。等老董发现不对劲,爱人杨大姐已被撞倒了,她被撞得转了一圈,随后倒地。

老董看到肇事车是一辆黑色北京现代吉普车,车尾号为807,由北向南行驶,在撞人后这辆车继续加速往前开。

老董讨说法被拽上车殴打又被扔下车

由于夜市人多,即便车在加速,速度始终也没开起来,老董追了大约100米后将肇事车辆追上。你们撞人了,把车停下。老董对车里的人说,车内共有三个人,都在岁之间,司机25岁左右,满嘴酒气。

但车并没有停下,老董拽住了车,他们把我拽到了车里头,用拳头打我。老董右胸部、肋部遭拳头击打。在被带出去七八十米后,老董被甩了下来。

老董说,司机对我说,如果你再追,把你也整死,大不了赔你钱呗。

随后车继续前行,老董看到是私家车牌照,但车上却响着警报,车从夜市出来之后,沿着102国道开走了,车里的人走到半路,还下车把车牌蒙上了。

老董回忆,车上的三个年轻人都是新民当地口音。

目击者证实肇事车当时确实响着警报

一位目击者称,当晚他也陪着老董夫妻去了夜市,当时我也正看衣服,这时我听到了一阵非常刺耳的警报声,有一辆黑色吉普车带着刺耳的警报声,在市场里横冲直撞地往前开。前面还围了很多人,走近一看老董的爱人躺在了路上。

老董在追那个黑色吉普车,我看到从车上下来俩人,把老董强行拉上车,那辆车打着警报,拉着他开走了,过了大约20分钟,看到老董一步一步手捂着胸口走回来了,他说快报警。这位目击者表示,他们先拨打的110,对方告知他们打122。

约1小时后交警来到现场,查看了现场走了。随后,他们又打了120,将老董和爱人送到了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。

被撞后杨大姐心脏病复发,加上头部被撞,呕吐不止。

医生表示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,但他们身上只有2000多元钱,最后决定回家养病。

肇事方来想私了仅报警时留过

看到,医院的杨大姐不时呕吐,眼睛不敢睁开,左侧胳膊肘有擦伤,右侧肩膀疼。

据老董夫妇的老乡说,他家很惨,17岁的儿子几年前因放鞭炮一只眼睛被炸失明了。杨大姐有严重的心脏病,一家全靠老董一人打零工赚钱养家,每月1500元左右。加上杨大姐每月还得吃药,老董有时出去捡破烂贴补家用。

这次送急诊,老董从老乡手里借了1000多元,现在已经全部用完,根本没钱住院。在法哈牛老董一家租住的平房里,一切东西都是房东的,做饭也是用那种老式的烧柴的灶台。

房东看他们可怜,减免了许多房租,每年仅收1000元。

杨大姐表示,事发后第二天有人给她打来了,要求私了,说是肇事司机和父亲。一个细节让他们挺疑惑,我们的就报警时留下了,肇事方怎么找到我的呢?

为何私家车会响着警报声?司机是否为酒驾?司机有无驾驶证?是否构成肇事逃逸?打人行为如何认定?司机到底是什么身份?诸多疑问等待解答。

目前,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。

对话伤者:不谈私了就等警方给个公道

昨日,杨大姐声音已经恢复正常,不过对的采访还是万分戒备,仅核实身份就问了七八个问题。

对此,杨大姐称自己陆续接到了几个人的,都是来谈私了的,她害怕会有人威胁家里的安全。她说自己也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让做错事的人承担,并不想因此得到什么,更不想惹上麻烦。

:现在你的身体恢复怎么样?

杨大姐:还可以,我心脏本来就不好,当天也吃了不少速效救心丸,撞这一下更是吓够呛,家里又没钱住院,当天就直接回家养着了,现在稍微好一点儿。

:当天是怎么撞到你的还记得吗?

杨大姐:他从我后面开过来把我撞倒的,我就记得我被撞得转了一圈倒下了,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迷糊了。很多事都是后来我老公跟我学的,说还打了他。

:听说肇事方的人给你们打过?他们怎么说的?

杨大姐:先是一个男的打来的,说是司机的父亲,跟我谈私了来着,要来我家看我,我没敢让他来。下午当时的司机又来了,也是跟他父亲差不多的话。还问我要多少钱?我能要什么钱?又不是讹他,如果他撞完我不跑,我都不能报警。

:现在打算怎么办?

杨大姐:虽然我是打工的,但人穷志不短。撞人怎么能跑呢?年纪轻轻的就不负?而且听说还有酒气,打我老公、蒙车牌子。我现在不跟他们谈私了,我就等新民警方能给我一个公道。

北国、辽沈晚报首席杨帆

儿童笑话
夏商西周
天蝎座